荷兰

发布于 2020-07-31  100 次阅读


1229,荷兰人架起了第一架风车。
时隔788年,我再次站在这片土地上眺望风车。每一架风车均形态不一,每一架风车都有属于它自己的故事。
木制的风车,在风中吱吱呀呀的转动。风车脚下的一条条小径,弯弯曲曲延伸,终究隐在花丛中。在小径上漫步的除了慕名而来者,还有当地的居民。如果你运气好,当地居民甚至会邀请你去他家,登上风车,品尝奶酪。
我起身,拍拍身上的土,决定漫步到最近的风车。
路过许多人家,闲聊声酝酿在奶酪香洋溢的空气中,使人颇有亲切感。特色的民居,五颜六色,与远处形态不一的风车相称,是茫茫草坪上不可多得的一抹亮丽的景色。而民居前的小院子,一只只小羊羔,更是令人喜爱万分。
穿过几条蜿蜒的小河,我看到了远处一架绿色的风车。
我也看到了木鞋。我缓缓步入这家木鞋店,映入眼帘的是精致的木鞋。店主告诉我,以前因荷兰多为低洼之地,常积水,故有这种木鞋。我又想起了中国古人的木屐,或许,这是世界历史发展的巧合吧。
再继续向前,风车旋转着的扇叶清晰可见。
说到这儿,我也比较惭愧。之前没看好攻略,不清楚荷兰产白蜡。此刻的我仿佛在水晶宫中,琳琅满目的白蜡,仿佛被赋予了生命,以各种形态展现出来。
近处风车看上去更像一个带有扇叶的谷仓,已经可见风车叶上的一个个小格子,透出亮蓝的天空。风车吱呀声开始变得断断续续。
原来郁金香在荷兰是如此的常见,我不禁俯下身子细细闻了一番。没有桃花这么香气扑鼻,也没有浓烈的香气,但却沁人心脾。这是一种不同寻常的香,正如淡雅荷兰的国花所赋予的意义一般,优雅的身姿诉说着荷兰的优美。这是最寻常的花,也是最不寻常的花。
“艳美的让人睁不开眼睛,完美得让人透不过气来”我一遍遍念着这句大仲马对郁金香的描写,
不久后,我站在风车下,仰望着。
风车仍像一位老者,吱吱呀呀的转着,叙说着故事,叙说着历史。它并没有因为游人的到来而改变了,仍旧用扇叶上的小格,向大地投影着变幻的阳光。
我看着这荷兰四样代表品的最后一样,不知为何,心里竟有说不出的喜悦。恍惚间,突然觉得世间万物就像吹过风车的风,而我们就像扇叶上一个个格子,终究还是阻挡不了事物的流逝,但是经历过,就够了。
七百年华已过,第一架风车的样子,依稀可见。

本文来自 夏目洛 的投稿,感谢作者对随笔园的支持。

分享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
天与地,一线之隔。